她总会想起母亲
2019-03-05 11:3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两年后,她出院了。或许是为了忘却曾经的火灾伤痛,父亲没有回到原来的地方,而是在城南租了一间平房,房子的前半部分白天是电器店的店面,晚上是父亲的卧室,后小半部分是她的小卧室和小厨房,还有一扇小窗。

哭了不知多久,她醒来时,灯已经亮起来了,父亲站在小窗前低头想着什么。父亲招呼她吃饭。她实在是太饿了,便一言不发地端起了饭碗。

胡说,你一定要上学!你是爸爸眼中最美的女孩儿!对了,你就像向日葵那么漂亮!你是爸爸的向日葵!别哭!向日葵没有眼泪。父亲又说。一丝笑容在他的嘴边绽放,他的左胳膊上也有和她的手臂上一样的、蜿蜒绵长的疤痕。

是的,如果父亲能拉母亲一把,母亲一定会和他们一样逃出来,也就不会离开她。但是那天父亲和母亲吵架了,他是故意不救母亲的。她心里便对父亲有了说不出的怨恨。但父亲仿佛全然不知,在她病床前忙碌地转。

尽管她做了26次植皮和整容手术,但她身体上仍然留下烧伤的痕迹。她被烧掉的头发已经渐渐长出,可是右脸坑坑洼洼、毫无表情,双臂和双腿上有蜿蜒绵长的疤痕。她不肯照镜子,其实家里也没有镜子。对父亲要送她上学的询问,她拼命摇头。

生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,但少了母亲,是永远地少了母亲。每次小厨房那边传来父亲炒菜的声音,她总会想起母亲。她变得沉默寡言。

她摇头,不明白向日葵为什么没有眼泪。好像它本来就没有眼泪的。而且,她知道自己一点儿也不漂亮,从同学们的眼神里她能看出来,但她心里仍有小小的欢喜在跳跃。这是她在烧伤后,第一次对父亲有了种说不出的感激。

但父亲仍然送她去了学校,他和班主任在办公室里谈了很久,然后丢下她走了。傍晚,她从学校回来后躲在小卧室里不停地流眼泪,外面不时传来父亲捣鼓电器的声音。她越发怨恨父亲,怨恨父亲为什么那么狠心丢下她一个人在学校里,被同学们围观,尽管班主任一直都在安慰她。

有很多人来看她,街坊邻居、老师同学,以及她不认识的人。他们走时,都会塞一个红包给父亲,他不停地说谢谢。她默默地看着,对父亲的厌恶又多了一分。

妞妞,爸爸明天去弄些向日葵种子给你好不好?父亲很高兴地说。她突然想起了医院窗外的那些向日葵,在太阳底下单纯、热烈、美好地盛开着。她的眼中露出惊喜,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。但她请求父亲不要再送她上学,她说她不喜欢有的同学喊她丑八怪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jxwsfj.com6789kj开奖结果,小鱼儿香港马会开版权所有